近期大量仿制我们网站案例,请客户认准博士论文网唯一官方地址:www.boshilunwen.com !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代写职称论文 > 艺术论文 >

哲学对中西传统雕塑艺术作品的影响

来源: 博士论文网 时间: 2017-05-22 10:59

  摘 要:注重方法论的西方传统形而上学和方法上具有不确定性特征的中国传统哲学对各自传统雕塑创作影响非常明显,导致中西传统雕塑艺术呈现出迥异的风格。西方传统形而上学高度重视方法和逻辑推理,创作者严谨的态度和合理的方法使西方传统雕塑艺术取得了极高的成就;中国传统哲学关于形而上世界的论证往往充满了极大的模糊化特征,使得中国传统雕塑在作品中包含了较多创作者的主观因素,从而具有鲜明的东方特色。

  关键词:中国;西方;传统雕塑;哲学思维

  亨德里克·威廉·房龙 (Hendrik Willem VanLoon)认为:“画家都是创造者”[1],这句话同样适用于雕塑艺术家。但是,尽管都是雕塑艺术,其中蕴涵的创造性思维却不完全相同,传统中西雕塑艺术迥异的表现形式将二者明显区分开来,二者的不同可从多个角度去分析,而渗透于传统中西雕塑艺术作品中的不同哲学思维方式和终极理念是导致中西不同风格雕塑艺术作品出现的重要原因。本文以某些中西经典雕塑作品为论述依据,从比较哲学视角对蕴涵其中的思维模式予以揭示,以期为传统雕塑艺术比较研究提供一个新的视角,同时也希望能引发更多相关思考和研究,因为系统、深入地进行比较需要更多的研究空间,而这显然远远超越了本文所能容纳的限度。

  一、西方传统形而上学思维模式对西方传统雕塑艺术的影响

  传统西方哲学有众多不同流派,而且强烈的批判精神使得传统西方哲学不断推陈出新,使其构成了一个至为壮观的哲学体系,虽然如此,还是有一种基本的思维模式对传统西方哲学产生了持久而深远的影响,这就是形而上学的思维模式(Metaphysical thinking mode)。虽然对生活世界及其牵涉意义的关注是哲学不能超越的永恒话题,但是,从根本上来说,传统形而上学研究的对象主要集中于超验世界(The transcendental world)而非生活世界 (Life world)。在传统形而上学中,本体论(Ontology) 又是其构成核心;按照康德的观点,除本体论外,还有理性自然学(Rational Physiology)、理性宇宙论(Rational Cosmology)及理性神学(RationalTheology),这四个部分是全部形而上学体系的主要构成部分。但事实上人有限的理性根本无法认识世界、灵魂、上帝等终极理念[2]。虽然如此,专注于超验世界使得传统西方形而上学需要复杂的论证体系,这在客观上促使传统西方形而上学出现了成 熟 的 认 识 论 , 认 识 论 的 思 维 (Epistemologicalthinking mode) 因而对其他许多领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艺术领域也不例外,仅从西方传统雕塑艺术品中就可直接体察出这种思维的直观影响。

  和其他艺术作品一样,雕塑作品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源于对生活世界的模仿,但是,如果仅仅是简单模仿就不能称其为雕塑艺术,在作品中还渗透出了作者的艺术理念,而这种理念向上追溯也可将之称为哲学理念(Philosophical ideas)。受传统形而上学认识论思维模式影响,雕塑艺术大师在进行创作时也要尽可能使主体和客体出现最大程度的符合,通过深厚的生活经验和高超的技巧,雕塑艺术大师传神地将不同客体的特征进行综合(Synthesis)后使作品极其完美,一些经典的古典雕塑艺术作品深刻地反映出了这种特征。米隆的不朽之作《掷铁饼者》堪称其中的典范,创作者通过奇特的造型既使塑像产生了强烈的动感;同时又在动态中保持了平衡,力量之美在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统一中获得了最大程度的显现。

  雕塑艺术大师通过努力并没有使创作对象简单囿于某一特定的空间,而是在力量爆发的刹那间展现出了无限的艺术张力,雕塑作品特有的质感及渗透于艺术作品之中的不可直接言说之美得到细致入微的展现。《米洛斯的维纳斯》虽然双臂断掉,使人无法领略作品原来完整时的完美状态,这固然是一种遗憾,虽然如此,其在雕塑史上的经典地位依然没有受到丝毫撼动,相反可能使人们深刻地认识到一个真理:生活中没有绝对的美,美也许是有残缺的。因此,在欣赏一些艺术作品时,使客观对象尽显当然是最佳表现方式;但由于各种原因导致的原有作品不完整却揭示出了一些哲学层面的深意,因为“无”亦有其不可忽略的价值,中国的哲人老子对此进行了富有睿智的解读:“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老子·第十一章》)[3]残缺的美(这种残缺当然不以影响作品的完整性为底线,过度的残缺对作品肯定有致命影响) 在一定程度上并不妨碍观者领悟其中极致的美和不经意间所散发出的理想主义气息,还能拓展人的思维空间:那双失去的手似乎放到哪里都可以,但放到那里好像又不可以,从而使其成为雕塑史上难以破解之谜。除双臂缺失外,雕像其余部分尽显女性人体之美,尽管《米洛斯的维纳斯》所带来的美绝不止于感官方面,但作者对女性人体比例的精准把握确实令人叹为观止,以此为构架,观者可从其中领悟出高贵、典雅、平和、稳重等各种不同的信息,从而深刻地诠释了海德格尔对艺术作品本质的揭示:虽然是制作物,但其蕴涵了超越自身所是的东西[4]。

  总之,精湛表现手法和深刻内涵密切交融使《米洛的维纳斯》成为艺术史上难以超越的、里程碑式的作品。从米隆的《掷铁饼者》和《米洛斯的维纳斯》可看出,西方传统经典雕塑作品无论要表达何种思想,其前提是要用高度严谨的创作使对象有可靠的生活基础(Reliable life foundation),由于现实中的客体并不是唯一的,经过不断综合后最终的作品往往具有了超越性而表现出了浓厚的理想主义倾向,尽管如此,还是能从一些方面反映出传统西方形而上学认识论思维模式对雕塑艺术创作的深远影响。

  二、中国传统哲学思维模式对中国传统雕塑艺术的影响

  在特定时空背景下,中国传统社会出现了诸多不同的思想流派,冯友兰认为“游方之内”的儒家和“游方之外”的道家在互动中维系了中国传统哲学的微妙平衡[5]。但这些影响较大的主流哲学都不刻意强调方法论(Methodology)。尽管宋明理学中亦有一整套形而上的理论体系(The theoretical sys-tem of metaphysics),但这些理论体系的出现既不是从认识论角度进行的理论构建;也不是在理论延续基础上的一种动态发展,从根本上来讲,还是为了使儒家一些基本的社会和人生理念在新的历史时期能继续发挥效能。总之,无论在一些具有形而上色彩的儒家派别中;还是在终极视域中和一些西方哲学有相似特征的道家哲学中,其核心命题的构建并不是在严密逻辑论证基础上出现的,而是更多地充满了直观体悟和模糊化的特征。中西传统哲学比较不仅命题宏大且过程复杂,其中涉及到许多难以逾越的细节和理论难题,但仍然可从受传统哲学思维模式影响的传统雕塑艺术作品中体察到一些细微区别。

  如果仅从形似的角度进行简单比较,整体来讲,中国传统雕塑艺术不及西方,这固然受到方法的限制,但中国传统雕塑艺术或许更强调形与意的密切交融。例如,在世界艺术史上具有非常重要地位的秦始皇兵马俑,即使经历了两千多年岁月,但依然给观者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这就是艺术所散发出的魅力。虽然兵马俑的风格是以写实为主,但在写实基础上又注入了作者对作品的理解,适度的抽象、夸张等艺术表现手法恰如其分地和写实手法做到了高度融合,从而给人留下了至为深刻的印象。不同兵俑组合起来,又构成了一种气象万千、气势恢弘的阵势,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我们祖先在数千年前就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了排列组合的奥秘。有限和无限之间的流转在此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兵阵是有限的,但通过众多兵俑的排列似乎又使人在刹那间看到超越了对象本身更为宏大的气势,联系到具体的时代背景,兵马俑取得的艺术成就实在令人叹服。在传统雕塑艺术中,许多雕塑作品的主题创作者根本不能自由选择,但他们在进行创作时并没有完全限制于特定主题的框架中,而是将自己对生命的独特感受和对生活的深切理解注入其中,因此,注重生命的本真体验并以此为动力进行创作是中国传统雕塑创作的一大特色。即使是充满浓郁宗教气息的作品也不时渗透出浓厚的生活气息,笔者曾经去过甘肃天水的麦积山石窟,在为浩大工程所震撼的同时也被高超的艺术创作手法所深深吸引:一些巨大的佛像神态平和,仿佛告诉人们要忘记生活中的苦难;低头窃窃私语的小沙弥似乎也能让人耳际不时传来细微的声响。还有面带微笑的小沙弥常让游客驻足其前,将达·芬奇《蒙娜丽莎》中的神秘微笑与之相比是比较常见的话题,但笔者认为,无论从表现手法还是从作品内涵上来看,两者都有较大的不同,至少这尊充满东方微笑的小沙弥的微笑要更直观一些,当然,两者取得同样杰出的艺术成就却是毋庸置疑的。须知麦积山石窟的建造者是一帮民间艺人,并没有在专业院校接受系统的艺术教育,每日要经受艰辛的劳动,并且在创作时受到题材的极大限制,在这种背景下还能取得如此不俗的成就的确堪称雕塑艺术史上的奇迹!在麦积山石窟中,如何面对现实中的苦难在雕塑作品有了适度表达空间,雕塑艺术成了重要的传达情感的中介,只有在主客交融的状态中对蕴涵其中的精神特质才能有一定程度的理解。因此,中国传统哲学对雕塑艺术的确有较大影响,主客体在中国传统哲学中并没有出现二元对立,内心深刻的体验成了重要的认知方式,中国传统哲学的这种特征直接影响了中国传统雕塑艺术。

  结语

  通过简单分析后,我们可看出中西传统雕塑艺术作品都深受创作环境的影响,其中就包括文化环境,而在文化环境中,哲学思维方式是重要的一个构成要素。西方传统形而上学高度重视方法和逻辑推理,虽然西方传统雕塑作品所创作的对象是进行了高度综合后才出现的,其创作一般并不是针对一个特定对象,但以高超手法使创作有可靠的生活基础依然是其中一个重要环节,严谨的态度和合理的方法使西方传统雕塑艺术取得了极高的成就。相比较而言,中国传统哲学缺乏系统的、完整的方法论体系,关于形而上世界的论证往往充满了极大的模糊化特征,深刻的内心体验由此成为一种重要的认识途径。这种哲学思维使得中国传统雕塑不过分注重对对象的简单还原,而是在作品中包含了相当的主观因素,由此创作出了具有了鲜明东方特色的雕塑作品。虽然中西传统的雕塑艺术有着迥异的风格,但也有相同的基础———生活世界,因为对生活世界深沉的爱是所有艺术创作的不竭动力。

  参考文献:
  [1]亨德里克·房龙.西方美术简史[M].丁伟,译.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14.
  [2]Immanuel Kant. Critique of Pure Reason[M].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Paul Guyer and Allen W. Wood.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8:1-785.
  [3]老子·庄子[M].刘庆华,陈方,译注.广州:广州出版社,2001:10.
  [4]M.海德格尔.诗·语言·思[M].彭富春,译.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1991:23.
  [5]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M].赵复三,译.北京:新世界出版社,2004:19.

相关论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