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大量仿制我们网站案例,请客户认准博士论文网唯一官方地址:www.boshilunwen.com !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代写职称论文 > 艺术论文 >

花灯音乐的传承与发展

来源: 博士论文网 时间: 2017-06-05 16:26

  摘要 :本文从独山花灯的主要载体—花灯音乐、当代大众文化、全球化的发展等几个方面解析独山花灯的传承与发展,进而提出将其作为文化史料复制保存和作为文化元素运用到当下的文化艺术创作中的两条传承发展的路径。

  关键词 :独山花灯传承发展 ;文化语境

  贵州花灯分为东、南、西、北的四路花灯,虽四路花灯风格迥异,但四路花灯无一不带浓郁的乡村乡土气息。独山花灯是南路花灯的代表,融会江西“采茶”、广西“彩调”和“桂戏”等多元文化因素。独山花灯最早以歌舞为主,按演出形式分,传统花灯均在广场或院落里演出,称为“地灯”;发展成花灯戏搬上戏台演出,称为台灯。按社会功能分,独山花灯又分为耍灯和愿灯。耍灯是逢年过节时农村群众的自如活动,愿灯就是农民群众为还愿祈灾而演的花灯戏。独山花灯戏语言幽默,诙谐生动,活泼,充满了纯朴的乡土味和民间艺术的特色。这说明独山花灯为农耕文明体系中的文化模式。此种文化模式以土地——家庭为中心形成的社会关系和意识形态,矛盾冲突,构成农耕社会文化的基本内容,它较为接近了大众的文化生活。虽然中国农村交通的闭塞阻碍了人们的交往,而使得彼此间文化信息变得不是十分通畅。但是文化传承途径为“个体——群体”向口头传承过程中的接力传承,使得独山花灯这一文化艺术在当地及周边地区得到迅速的传播与发展。

  一、独山花灯历史人文的续衍

  据 1638 年徐霞客黔游日记记载“独山士官昔为蒙诏,四年前观灯,为其子所杀”。可推断,明末独山已有花灯,虽然徐日记里的“灯”不能妄断为“花灯”但我们可以看看“唱采茶”的历史记载 :王骥德《曲律》有南之滥流而为吴之山歌赵之采茶小曲的记述,江西南方在明代“采茶”已由小曲发展了采茶灯,其形态与贵州所记采茶歌舞极为相似,究其“唱采茶”而言,元代散曲就有 [ 南宫·骂玉郎 ]带 [ 感皇恩 ]、[ 采茶歌 ] 的套曲,而明清时独山曾设州,属都匀府,据《杨万八墓序》所述 :“明初,江西吉安府杨万八宣抚使率兵征讨丰宁司,占据独山,手下官兵多为江南一代人士,因此江南农村的文化形式(如采茶、彩灯)也就随军流入独山,逐渐演变成为今天的独山花灯,杨万八及手下官兵亦有部分属江西藉,官兵解甲归田,定居独山。这些江西藉汉族移民带来了江西流行的歌舞文化,而江西在明时“采茶”就已发展为“采茶灯”,综上所述我们便不应再质疑徐霞客日记里的“灯”就是花灯。据此可断,江南农村的歌舞文化、江西的“采茶”、“戈阳腔”

  便是独山花灯的源,后来的集花灯、民族(布依族、苗族等)歌舞、武术为一体的花灯戏,便是流。就上述独山花灯的源流来看,它的传播者是农民,它的创作者受众亦为农民,它的传播范围主要时空在农村,以花灯音乐为主要载体进行传播。这种传播模式和我国大量的民间音乐的传播模式一样,处于人类社会文化“个人——群体”传播过程“口——耳(思维)——口——耳(思维)——口”连环传播和接力式传播。贵州的农耕文明中,它只适应于农耕文明的文化传播现今的花灯状证明了这一点,笔者将于后面的论述中阐明。

  二、音乐的传承播与发展

  独山花灯的传承,一个重要的载体就是它的花灯音乐,人类音乐活动,其本质是以音乐作为被传递信息的传播活动是音乐存在的基础。由于人们的这种音乐传播,音乐的社会存在才得以实现。独山的花灯音乐常见为徵——商调,在灯曲中占主要地位。其次是羽调式,多在地灯中。

  独山花灯就其传统的定弦法以 A 调的“1”为主音,定为(52)弦,花灯曲调的音域基本在九度内流动,因而适合农民大众的演唱,独山花灯音乐还吸取了民歌小调与当地的灯调抒合,使原来的灯调显得更为丰富。独山花灯的地灯音乐较为单一、朴实,音乐语言近似讲话,音乐体载分为朗诵曲体和咏叹式曲体,咏叹式曲体旋律性强,易上口。

  台灯音乐则趋向地方戏曲唱腔。上述独山花灯音乐的内容与形式承载了独山这一地域和不同族群的社会文化功能性的历史与人文。它为独山县境内的汉、布依等族大众多提供着审美需求,从而实现它的传播。从明清到近现代独山花灯程度和在人民大众中受到欢迎的程度看,独山花灯音乐主要载体承载的传播是成功的,独山花灯音乐是其传播的的核心介质和主要载体,也因有其音乐在传播中的变迁才有可能在艺术上继承、革新。

  三、独山花灯的发展的大众文化语境

  文化历来可分为正统文化、精英文化、民间文化三种类型,而在现代文化格局中,上述三种文化界限正在受大众文化强烈的冲击。基于消费社会的大众文化成为社会文化格局的主导文化形式,当代文化越来越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成为一种社会生活与实践。正统文化越来越退到幕后,从管理、经营的职能转化为监督的职能。精英文化执行者的身份开始分化,要么进象牙塔,自娱自乐,要么加入大众文化行列,成为新型媒介文化与大众文化的生产者,大众文化借文化异质同构的功能通过大众传播消融其地域性、种族性的个性特征。其结果是某些民间文化形式可能广受欢迎成为大众文化形式,而某些民间文化形式则因其个性极强不易融合而日趋衰落。而作为农耕文明中的大众文化样式的独山花灯也不例外,同样面临上述的文化自身蜕变艰难,当代的大众媒介本身已成为商业化工业生产的一个重要部分,当代文化不仅通过大众媒介来传播,更多的是许多文化形式就是大众媒介制造与特有的,因此当代文化就是媒介文化,当代的媒介文化极具后现代性,媒介文化的媒介为介质通过卫星电视,电脑网络和商业广告来进行传播,独山花灯在 1956 年独山被划入黑乡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到境内,文化交流面扩大,传至了罗间惠水,福泉、贵定、龙里、长顺、瓮安等县,如独山花灯歌舞剧《七妹与蛇郎》被省内外专业剧团采用,通过省电台、电视台传播后,传向全国各地,近年来,独山县的花灯艺术亦有《地灯秧歌》《地灯舞》重大的成果出现。扩大了独山花灯的传播及影响,但是,是不是独山的花灯艺术就大兴了呢,其实不然,现在独山花灯的状况是,由于生产者传播者与受众的相对错位,生产传播与市场错位,使得这一艺术事项的文化生态受到破坏,其实质是当代的人民大众也不再是其忠实受众和消费群体,因为他(她)们可以选择比花灯更为流行的文化形式,如电视电影文化、流行音乐文化、民间音乐文化等文化形式。所以面对当代媒介文化入侵的独山花灯艺术,应运用大众媒介文化的生产模式,传播手段进行改革创新 ;加入媒介文化行业,融合商业逻辑,消除与审美主体之间的距离,从而扩大其传播的群体和范围 ;运用电脑,网络技术等现代媒介文化手段对其进行科学有效的传播。

  四、独山花灯的传承与发展的文化遗产保护语境

  迄今为止,独山花灯的发展变迁,分别经历了作为一种优秀的传统民族民间艺术得到弘扬发展、编撰十大文艺集成志书的抢救保护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三个阶段和三种发展路径。这三种路径和三个阶段,使之得到各种不同程度的保护和发展。

  作为一种优秀的传统民族民间戏曲艺术事象,建国后,在独山县业余花灯队的基础之上成立贵州省花灯剧团,使之作为一种戏曲剧种的弘扬发展,得到了良好的传承和保护。另外在建立贵州省花灯剧团的同时,在独山县同时也建立的县级的花灯艺术剧团,为独山花灯的原生地域、原生族群的传承保护、发展传播留住了原生的历史人文生境。

  在编撰中国十大文艺集成志书《中国戏曲志 贵州卷》《中国戏曲音乐集成 贵州卷》《中国民间舞蹈集成集成 贵州卷》的编撰过程中,独山花灯的历史人文、剧中音乐、程式舞蹈分别得到相应的抢救性收集整理,得到静态的文本保存与保护。为后来的民族民间文化艺术进课堂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奠定了史料文本的重要基础,也为当下花灯艺术的舞台创作生产提供着丰厚的素材内容。

  2000 年以来,从国家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到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大范围铺开,建立了全国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各级工作体系。独山花灯也在此种时代与人文语境中得到相应的保护。随着独山花灯列入的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体系,独山花灯分别得到以下几种形式的保护与发展 :1、使其在行为主体、受众主体以及地域族群外得到广泛的传播,进而加强了对它的保护意识,促进了其保护性的发展。2、由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的看展,对独山花灯进行了新的收集整理,音像文本、文字文本、新媒体文本三位一体的收集整理正在进行 ;使之作为一种教材类容和艺术形式进入我省的中小学、大学的教学中 ;成为新时空人文里的戏曲舞台艺术创作和非物质文化展演的一种艺术形式。使其得到多种形式、多种路径的传承传播与弘扬发展。

  五、结语

  当下,随着文化全球化发展趋势的进一步加强,作为一种传统的戏曲艺术事象,在国家文化保护政策、文艺发展政策的建构里,独山花灯必将成为一种为全球民族性的差异文化得到更为多元的发展与文化认同。关于它的传承保护发展,需要进一步进行多学科综合交叉的研究。本文不揣浅陋,就教方家,权当抛砖引玉。

  参考文献 :
  [1]《论贵州音乐、舞蹈、戏曲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综合保护文本的制作》被《贵州大学学报·艺术版》2010 年第 2 期、《艺文论丛》2010 年第 1 期同时刊载。
  [2]《全球化语境下贵州民族民间戏曲的发展与传播》载《铜仁学院学报》2011 年第 6 期。同时入选《贵州艺术研究》(2011),贵州人民出版社 2011、12。
  [3]《贵州民族民间音乐文化抢救、保护存在的问题和困难》载《贵州非物质文化遗产》2012 年第 6 期。
  [4]《论独山花灯的传播》载《贵州世居民族研究》第3 卷,2007·3 贵州民族出版社。
  [5]《试析思南花灯戏的形成和艺术形态特征》载《贵州世居民族研究》第 2 卷,2006·2 贵州民族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