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大量仿制我们网站案例,请客户认准博士论文网唯一官方地址:www.boshilunwen.com !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代写职称论文 > 艺术论文 >

《政论》与《现代西北》期刊中的戏剧资料

来源: 博士论文网 时间: 2017-09-05 09:26

  旧期刊中的戏剧作品与戏剧理论文章的搜集对戏剧文学文献宝库的挖掘和整理具有重要的作用,它能在一定程度上还原剧作家创作与戏剧史的本来面貌,为进一步研究戏剧的创作、了解戏剧发展史提供了宝贵的基础性资料。《政论》由第八战区政治部政论社编辑,抗战宣传半月刊,1939 年创刊于兰州,宣称办刊目的是为了提高国民抗战精神,加强战时各种宣传,完成建国的各种建设,充实西北国防实力。内容有时事短评、专论、诗歌、小说、戏剧等文艺作品[1].1941 年创刊于兰州的《现代西北》,由中央训练委员会西北干部训练团《现代西北》月刊社编辑,该刊从国民党军、政干部的需要出发,发表国际政治、国内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方面的论着,研究西北问题,并登载有少量文艺创作,栏目有时评、西北问题研究、文艺与木刻、团务志要、通讯等[1].上述两刊在抗战期间刊发了一些剧作,如张洁忱刊载于《政论》上的《投军刺寇》(京剧),碧漪刊载于《现代西北》上的剧本《检举》(独幕剧,亦名《精神动员》)、《摆脱》(独幕剧)、《保卫祖国的孩子们》(三幕抗战剧)、《家庭的黑影》(独幕剧)、《梅茵姑娘》(农村宣传独幕剧)。在刊发剧作的同时,两刊还刊发了探讨戏剧理论以及戏剧运动的文艺理论文章,如石杰的《戏剧运动在兰州》、鲁因的《对〈一年间〉演出的观感记》。下面就这些戏剧作品和戏剧理论文章作一简要概述。
  
  一、《政论》与《现代西北》期刊中的戏剧作品。
  
  现存《政论》与《现代西北》中能查阅到的戏剧作品有 6 部。
  
  (一)张洁忱的《投军刺寇》。
  
  张洁忱的《投军刺寇》(京剧) 载于《政论》1940 年第 2 卷第 11 期第 20-22 页,全剧共五场。
  
  关于作者张洁忱,查阅现存抗战时期甘肃的期刊,未找到其相关信息。但在《甘肃历代文学概览》中叙述“抗日战争时期的甘肃文学”时提及张洁沈,该书记述:“坦克的剧本《父子》,杨权甫的剧本《最后一粒子弹》、张洁沈的剧本《夜袭》等,较好地表现了中国人民英勇抗日的伟大斗争,塑造了许多感人的艺术形象。像杨权甫的《最后一粒子弹》、张洁沈的《夜袭》等剧本中塑造的那些普通中国士兵,为了抗日救亡不顾个人安危,勇敢地拿起枪走上前线,同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的动人形象,曾教育鼓舞了许多热血青年奔赴抗日前线。”[2]笔者怀疑此书中的“张洁沈”应为“张洁忱”.该剧未见后人的记载。
  
  《投军刺寇》(京剧)第一场,写刚从军校毕业的甘肃籍学员郑冠军奉命上前线抗日,因留恋妻子方清雪便回家辞别。有着强烈爱国观念的方清雪劝丈夫勿念家中,并表示自己也将去四十八医院服务。第二场写日军师团长奉命带兵十万进攻临河。第三场写临河的四十八医院院长卫华眼见药品就要用完,正思谋如何救治伤员,但听闻日军即将攻陷临河。卫华与方清雪等紧急组织伤员们转移,但他们全被日军俘虏,院长卫华惨遭杀害。第四场写丧尽天良的汉奸吴国将为日军献上了抢来的众多妇女,并将方清雪献给了日军师团长。第五场写被迫无奈的方清雪假意应允日军师团长,准备寻机刺杀日军师团长,她便怀揣三把匕首,后将饮醉的日军师团长刺杀后逃亡。
  
  (二)碧漪的《检举》《摆脱》《保卫祖国的孩子们》《家庭的黑影》和《梅茵姑娘》。
  
  1.《检举》。碧漪的《检举》(独幕剧,亦名《精神动员》)载于《现代西北》1942 年第 2 卷第 4 期和第 5 期。碧漪应是笔名,查检现存《现代西北》期刊以及有关西北文献资料,未找到作者相关信息。但在《甘肃历代文学概览》中叙述“抗日战争时期的甘肃文学”时提及碧漪,但亦无法确定碧漪的真实姓名与身份。对《检举》亦未见后人的相关着录。
  
  《检举》(独幕剧)改编于 1942 年,该剧发生在抗日战争初期西北后方某个乡村,48 岁的筑路工人张文田太太已于八年前病逝,儿子也去了前线杀敌抗日,其活泼天真的女儿英姑娘已经 19岁了。筑路工人张文田以及工友们为了早日修好公路,日夜奋战在筑路工地上,他们的监工魏某要到第六路段去监工了,请求张文田代理监管第五路段。就要去上工的张文田接连得到路工甲、乙、丙三人送来的消息,说陈苟正煽动工人罢工,并承诺炸掉一座新路的桥梁就可领取日军的 2万元奖赏。愤怒的张文田在路工的积极帮助下抓捕了汉奸陈苟,并将其押送至路局。女儿英姑娘也欣喜地送未婚夫吴小东踏上了杀敌的征程。
  
  2.《摆脱》。碧漪的《摆脱》(独幕剧)载于《现代西北》1942 年第 3 卷第 3 期和第 4 期。写 1941年双十节前,出生于商会主席之家、留学美国、供职于后方某外国医院的周素琴,在与父母一同观看话剧《凤凰城》之后,爱上了饰演苗可秀的男演员张维恭。后来,张维恭因病住院,出于对艺术的热爱,素琴日夜照顾张维恭,并决意嫁给他。周母获知此事后非常痛心,她苦苦劝阻女儿,并派人请来了素琴的父亲周大有出面阻止女儿。但下定决心的素琴不顾各方的反对,执意要与演员张维恭结婚,最后离家出走。
  
  3.《保卫祖国的孩子们》。碧漪的《保卫祖国的孩子们》(三幕抗战剧)载于《现代西北》1943 年第 4 卷第 1 期。第一幕写 1942 年秋,在苏北某一尚未沦陷的城市,家庭主妇王氏,丈夫在重庆开布庄,大儿媳也刚刚难产去世,大儿子张立人为躲避兵役东躲西藏。正在一家人筹划送张立人去重庆之际,次子张杰人因学校被日军炸毁而回家,他立誓要上前线杀敌报仇。王氏不愿孩子们去前线,正在争执之时,重庆来信说王氏丈夫在日军轰炸中身亡,布庄被毁。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王氏幡然醒悟,支持次子与儿媳冯志敏去前线杀敌。第二幕写 1942 年冬,苏北战区火线上,农民老标不愿舍弃自己的家业出逃,遭到日本鬼子的毒打。抗日士兵张杰人救出了老标并将其送回家,已知活不下去的老标要将女儿莲英许配给张杰人。张杰人推脱不了,只好以兄妹相认,这时妻子冯志敏赶到,他们一起设计杀死了两个日军军官后撤退。第三幕写莲英流落到苏北某后方城市,遇见了以利民通讯社社长身份做掩护的汉奸石泽庐。石泽庐逼迫莲英当其小太太,未得到莲英允诺。小汉奸荫荣化装成乞丐到处打探军情汇报给石泽庐,在一次交接情报时被莲英发现并告知了张杰人。张杰人、冯志敏组织民众来揭露汉奸石泽庐的罪行,最后处决了两个汉奸。
  
  4.《家庭的黑影》。碧漪的《家庭的黑影》(独幕剧)载于《现代西北》1943 年第 4 卷第 4 期和第 5期。写 1943 年春,在西北某省的一个小乡村,迷信的张大嫂整天只知道敬神,给女儿素贞缠足。
  
  丈夫张老汉是个顽固的烟鬼,被劣绅李五爷放高利贷不断地敲诈勒索。李五爷为达到霸占张家田地、房产的目的,挑拨离间张大嫂与张二嫂妯娌之间内斗,他企图从中渔利,逼迫张老汉立字据转让田地与房产抵其高利贷本息。就在要签字按手印时,张老汉的儿子张文胜受训归来,阻止了李五爷的阴谋。在张文胜发现手摺上的军情情报以及八块烟膏后,张文胜一家活捉了汉奸王海如和劣绅李五爷,并将他们押送政府。
  
  5.《梅茵姑娘》。碧漪的《梅茵姑娘》(农村宣传独幕剧) 载于《现代西北》1944 年第 6 卷第 2期。写 1944 年 3 月,在沦陷六年后的天津,梅茵这个从前住在松花江边,父亲开着豆庄,自家拥有 500 亩豆田的富家子女,曾就读于长春女子师范。但随着日军占领东三省,她家的豆庄被毁,豆田被日军侵占,父亲被日军杀害,哥哥被日军抓走,走投无路的她在母亲陈氏的带领下与弟弟保泰流落到了天津。母亲给别人洗衣、梅茵在工厂做工,一家人过着艰难的生活。但日本人的各种苛捐杂税逼得她们无法生存下去。在母亲病危的紧急时刻,梅茵不得不卖笑于日本强盗,但换来的却是母亲的羞愧而死。在闻讯弟弟被日军汽车撞死的消息后,一度想自杀的梅茵在义勇军宣传员张文思的鼓励下,走上了抗日的道路。
  
  二、《政论》期刊中的戏剧理论及批评文章。
  
  《政论》中有零星的戏剧理论及批评文章,现存资料中能查阅到的有 2 篇,即《戏剧运动在兰州》《对〈一年间〉演出的观感记》。现存的《现代西北》期刊中暂时未查找到戏剧理论及批评文章。
  
  (一)石杰《戏剧运动在兰州》。
  
  石杰的《戏剧运动在兰州》刊登于《政论》
  
  1939 年第 1 卷第 2 期 20-21 页。关于作者石杰,查检现存《现代评坛》期刊以及有关西北文献资料,未找到作者相关信息,因此无法确定石杰的真实身份。对该文,亦未见后人的相关着录。
  
  《戏剧运动在兰州》是现今发现的关于民国时期甘肃戏剧运动较为详细的一篇文章,它保留了当时甘肃戏剧运动的第一手史料,在《中国戏曲志·甘肃卷》中没有提及亦未收录。文中不仅提及当时活跃于甘肃的联合剧团、西北抗战剧团与血花剧团,还提及平津学生演剧队与 1938 年冬成立的新西北剧团。
  
  (二)鲁因《对〈一年间〉演出的观感记》。
  
  鲁因的《对〈一年间〉演出的观感记》刊登于《政论》1939 年第 2 卷第 7 期 23-24 页。关于作者鲁因,查检现存《现代评坛》期刊以及有关西北文献资料,未找到作者相关信息,因此无法确定鲁因的真实身份。对该文,亦未见后人的相关着录。
  
  《对〈一年间〉演出的观感记》是对夏衍的话剧作品《一年间》在兰州演出时的评论,保留了当时兰州话剧演出的第一手史料。夏衍的《一年间》据《中国艺术百科全书》记载:“《一年间》又称《天上人间》,四幕剧,夏衍着。1938 年作,1939 年留渝剧人在重庆国泰大戏院首演,汉口生活书店出版单行本。绅士刘爱庐的爱子、飞行员刘瑞春,新婚之夜接到电报后即于次日清晨归队。一家人因家乡沦陷,逃难来到上海,在思念亲人中过着凄苦的生活。八·一三上海抗战一周年时,传来刘瑞春成为空军英雄的喜讯,新妇也为刘家生下男婴,而中国空军又飞临上海上空,使人们对中国的抗战充满了希望和信心。作者用素描手法细腻地刻画出各个人物的思想和性格在抗战一年间所发生的深刻变化。演出时,曾将剧名改作《花烛之夜》《精忠报国》《为国忘家》等。”[3]
  
  刘念渠在《抗战剧本批评集》中曾对该剧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正如许多人谈及的那样,夏衍的《一年间》是抗战剧本中的优秀的一部作品,是两年来抗战戏剧运动的一点真实地收获。”[4]
  
  鲁因的《对〈一年间〉演出的观感记》分四部分论述:一是剧本是现实主义的产品;二是导演由银幕到舞台;三是演员天才与努力;四是一个算术公式的结论。在第一部分“剧本,是现实主义的产品”中鲁因认为“抗日战争以来,在全国的剧坛上虽然产生了不少的剧本,然而如《一年间》以现实主义的手法,很经济的技巧的,从平庸的事实里,启示着抗日战争伟大的意义的作品,还不多见。”[6]
  
  在第二部分“导演,由银幕到舞台”中,鲁因具体介绍了新西北剧团演出《一年间》的导演郑君里先生,并认为郑君里在从影界导演转为舞台导演的转型中获得成功了。在第三部分“演员,天才与努力”中,鲁因对新西北剧团中饰演《一年间》角色的演员作了点评。他认为:“《一年间》演员最成功的是饰刘爱庐的毛志义和饰瑞秋的梦痕,他们不仅把握住角色的个性一贯的发展下去,即使每个小的动作没有不是超过刘爱庐与瑞秋的感情而表现出来,固然他们的天才,我们是不能抹杀,但他们的成功我相信是他们努力的结果。其次便是饰绣笙的莎萍,饰德才的商广仁和饰子明扬的王克昌三位。从《中华民族的子孙》到《古城的怒吼》,到《凤凰城》,到《一年间》,可以看出他们技术上的飞速的进步,也可以证明他们是在不断地努力,他们把三种典型人物扮演的极为生动,尤其是绣笙。”[5]
  
  总之,抗日战争期间戏剧运动在甘肃轰轰烈烈地开展,各种剧团、戏剧组织如雨后春笋般活跃在陇原各地,促进了甘肃抗日戏剧运动的展开。正是在此大背景之下,甘肃的各种期刊为了适应抗战戏剧运动发展的时代需求,刊登了大量的戏剧作品、戏剧理论以及有关剧运的文章,《政论》《现代西北》期刊便是其中的两种。《政论》与《现代西北》中的戏剧作品、有关戏剧理论的文章由于能够强调戏剧的大众化、民族化,能紧扣戏剧与抗日救亡运动的结合,在利用戏剧作品与戏剧理论教育、唤醒、组织广大甘肃民众投身到抗日救亡运动中去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参考文献:
  
  [1]伍杰。中文期刊大词典:下册[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2129,1766.  
  [2]甘肃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甘肃历代文学概览编写组。甘肃历代文学概览[M].兰州:敦煌文艺出版社,1994:342.  
  [3]徐寒。中国艺术百科全书:第八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504.  
  [4]陈公仲,吴有生。吴祖光研究专集[M].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1985:31.  
  [5]鲁因。对《一年间》演出的观感记 [J].政论,1939,2(07):2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