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大量仿制我们网站案例,请客户认准博士论文网唯一官方地址:www.boshilunwen.com !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代写职称论文 > 艺术论文 >

论徽派绘画中的艺术错觉表现(3)

来源: 博士论文网 时间: 2017-12-19 17:04

但如何将抽象与现实在同一画面中实现并存,从画中可以看出,这些隐隐约约的巨大的岩石只是渐江的模糊的记忆。也正因为如此,在画面中再现景致时,他能够不受具象景色的限制,自由发挥创造。这也是使得最终画面景色形之于图时能够使人产生视觉上错觉拟想的原因。《武夷山水》轴则将艺术中的抽象与具象问题进行了完美的融合。它不仅仅是形式的构成,同时是真实的形象。从某些方面看,它告诉了观者渐江对于武夷山的心灵感知。而这样的一种画家与山水之间的心灵感知通过画面中的用笔、用墨以及徽派绘画中独一无二的线性风格进行了表达,“在笔墨的处理上,其几何体的山石多用线条空勾,没有大片的墨,没有粗卓跃动的线,没有过多的点染和繁复的皴笔。其线条貌似折铁,细观之,乃是用蓬松虚灵之笔写出,有时补上几笔重而刚的实线。笔墨皆虚实并出,蕴藉充实而变化无穷。”这样一种笔法的表达方式使得画家完美地传递给观画者心灵上的艺术感知。题画诗中所暗指的诗人对于山川的敬畏之心无以言表、措辞无从,故抒武夷山景,而渐江通过其特有的表现手段,传达出了山川在其心中所传声的震撼之感,当然这其中也掺杂了他避居福建时所经历的动荡之感,从而营造出了能够令观者产生艺术错觉的画面结构。
  最突显渐江直线风格的绘画当属于他的《秋景山水》,这幅作品中不仅体现了渐江的成熟的画风,还体现了其从北宋画风中所习得的巨嶂式山水构造形态。这幅画成功地体现了这两种新旧技法的融合。巨嶂山水的构图形式是逐级堆积的构建方式,从而在整幅构图上形成了一种阶层式的秩序错觉感。这样的一种秩序错觉感能够给予观者一种由近景深入到中景的景深空间的错觉效果。同样,在渐江的画作中我们可以看到,越过近景处的河岸,生长着几株高大挺拔的松树与若干小树。其后,三座山峰依序而立,且一座比一座高耸。这些都是他熟练掌握体积量感后所进行的画面构成。
  渐江在对画面进行构图时并不是用前人的方法进行照搬模仿,而是在其基础上体现着自己的创新。在最远处,一座巍峨的山岗耸立在河谷之上,我们可以看出这是渐江将先前所惯用的对峰造型加以压缩成一连贯的山体造型。画面中地面石块的伸展以蜿蜒的弧度深入画面,几处树丛与之形成了相反的曲线形态,并且逐渐缩小,由此暗示出画面由浅入深时所表现出的运动感。渐江的这幅作品实则也是为徽派绘画所特有的艺术绘画准则创建了一个理想的秩序典范。渐江运用其成熟的直线风格进行描绘,使得其能够与北宋时期的山水所体现的宽阔与实质感一并显现于画面之中,且更能够体现出一种洁净的几何特质。这一特质通过不同的读解方式能够呈现出不同的画面趣味: 其一,观者如若以抽象构成的视角来欣赏其抽象的连贯性,那么一直到最终才能够看出是一幅气势雄伟的山水景象。
  其二,观者在观赏时若随意转换视点,便可以将其当作纯粹的几何形式进行解读。而这样的一种人为与自然之间的秩序的交流可以看作是为了将艺术形式与自然形式进行完美融合的交流。我们再次回到画面的构图本身,从画面右侧的一个小山壁之中就可以发现这其实是一个奇特的变化型,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渐江违背了宋画中能够体现空间结构的连贯感。高居翰教授对于其画面结构有着这样的一段分析:“沿着小山壁的右侧发展,可以见到一连串突出的直角造型,营造出走势倾斜的壁表在节节上升及后退时的阶梯感。而在同一山壁的左侧,则是一条笔直的落差,在形式上,壁顶与谷底被拉成一线,形成单一的平面。”这是一种突显了厚重造型的物体有否定实体感的并列技法,从而制造出令人愉悦的视错觉。
  渐江的画作具有高洁、纯净、清雅、空旷、腴润、峻逸、瘦峭、枯浓、坚稳、宁静、幽僻、深邃的风格特点,渐江人品孤洁,“孤,在于院里世间; 洁,在于不同流俗[9]”他人品的孤洁与画品的冷静相一致。这不仅表达了渐江心中的山水,也表现了其在安徽山水中的幽静心境。渐江通过对北宋时期大师的绘画技法学习,重新建立起了一种空间与量感的秩序之美。这不仅将徽派绘画推向了极致,也反应了渐江自身已达到沉稳境界。他已不再是那样饱受心灵伤痛之人。这一发展与1650至1660年间政治、社会形势稳定相互辉映。此时的中国人民大多已经能够接受满清政府的统治,也正是因为如此,《秋景山水图》才处处都散发出了一种祥和解脱的境界。
  由此可见,徽派艺术家已然达到了令其他艺术家望尘莫及、超越世俗的理想的绘画境界。徽派绘画中所体现的技法趣味影响甚远,在近代山水画家黄宾虹先生的画作中,我们可以看见其作品的干笔淡墨、疏淡清逸,辨析其风格,是得力于“新安画派”的影响。同样,在这一流派的画家的笔墨之中,山水自然不仅使人感到峰峦奇特,也令观者倍感亲切。纵观徽派艺术家的艺术作品,山水画面通过他们脑海中的自由的幻梦与理想的憧憬,自然景色随着艺术家各自迥异的风格,在其笔下进行着巧妙变形。画面中所向人们展现出来的艺术错觉趣味也通过艺术家手中的毛笔向世人诉说着那个时代的沧桑与辉煌。正是如此,徽派绘画中这种独特的抽象转化来表现现实之景的绘画方式,方可在后世的不断传承沿用中,得以推广,于观者内心的错觉神韵之中,得以升华。
  
  参考文献。
  
  [1]E.H Gombrich Art and Illusion———A Study in thePsychology of Pictorial epresentation[M].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2002.
  [2]沈习康.程嘉燧全集[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
  [3]徐建荣.李流芳画学思想评述[J].上海大学学报(社科版),1989(5).
  [4]高居翰.山外山———晚明绘画1570—1644[M].王嘉骥,译.北京:三联书店,2016.      [5]高居翰.气势撼人———十七世纪中国绘画中的自然与风格[M].李佩桦,傅立萃,刘铁虎,任庆华,王嘉骥,译.北京:三联书店,2015:189.
  [6]陈传席.渐江[M].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1988:31.
  [7]潘望森.谈渐江绘画风格、审美取向与新安画派的形成[J].学术界,2014(2):136-142.     [8]高居翰.大自然的变形———弘仁的画[J].中华书画家,2016(6):4-9.
  [9]王祥,黄少华.渐江画品研究[M].安徽:安徽美术出版社,2013:29.